NEWS
新闻中心

股票发行注册制任重道远

导语:要问的是,目前中国股市是否已经具备了股票发行注册制的条件?是否应该在短期内推行注册制?

经济观察报 社论 股票发行的注册制改革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得到了广泛讨论,也备受期待。我们认为,这项改革并非短期内能够真正实现的,对于已经走过23个年头的中国股市来说,依然是任重而道远。

当下舆论谈及股票发行的注册制改革时,最多也最愿意提及的是“首次写入中央文件”,这的确意味着股票发行的注册制改革相对以往有着更实质性以及更快速的推进,但如果我们能够回忆起早在十年前,时任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已经公开提出要实现证券发行审核从核准制向注册制过渡,或许就能更加冷静地看待这一项重大的制度改革。

中国股票发行制度在第四任证监会主席周小川的推动下,从实行十年之久的审批制过渡到了核准制,这一项改革抹去了中国股市痕迹最重的“计划经济”胎记,此举也成为周小川入选《商业周刊》2001年度“亚洲之星”的最主要原因。

相比审批制,核准制让拟发行股票企业将精力更多地放在全面及真实的公开披露财务状况,而不是费尽心力去争取“指标和额度”,然而,核准制在让监管部门拥有决定企业是否能够发行股票的权力同时,也背上了本不应背负的责任。因此,核准制依然只是向注册制改革的过渡阶段。

此次三中全会的决议中明确提出,市场是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而股票发行的注册制就是要让市场来决定企业是否能够发行股票以及以怎样的价格来发行。

要问的是,目前中国股市是否已经具备了股票发行注册制的条件?是否应该在短期内推行注册制?在我们看来,监管部门以及整个股票市场都还需做相当多的工作,才能够让股票发行注册制真正成型。

11月19日,证监会主席肖钢在一次发言中说,“实行注册制改革是一个牵一发动全身的改革”。的确,这项改革的推行需要修改法律法规、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弱化行政审批、加强监管力度、完善问责制度等等诸多方面的工作,这显然不是短期内能够实现的。

而在肖钢发言的同一天,原证监会主席、现任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十八届三中全会辅导读本》中发表署名文章:《全面深化金融业改革开放 加快完善金融市场体系》,其中,周小川将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放在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四项重点工作中的第二点,同时还对金融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进行了一定篇幅的阐述,在其看来,股票发行的注册制改革将是一个长期目标。

注册制改革是需要《证券法》中相关条例的修改,信息披露作为注册制的核心需要更加完善的制度保障。不久前,证监会进行的机构调整,也在为弱化行政审批创造条件,但目前来看还仅仅是开始。

另外,违规成本过低的问题也需要解决,这项事后责任追究制度的完善将会不断引发关注。

不过,虽然注册制改革是长期目标,但值得肯定的是,最近一年多来,监管部门已经在不经意间进行了一些指向注册制改革的准备。

今年3月开启的IPO企业财务大核查,史无前例地对800多家拟上市企业进行了全面自查和部分抽查。这次大核查,虽然被不少人理解为证监会缓解融资对股市压力的手段,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此举已经让拟上市企业和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意识到信息披露违规的严重后果。

同时,证监会对违规者空前的惩罚力度,也似乎是在为健全事后责任追究制度“奠基”。今年平安证券因保荐了造假的万福生科而备受指责,光大证券更是因“异常交易事件”遭受到史上几乎是最为严厉的处罚,多名管理人员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这一切,或许都将成为未来注册制正式实施的催化剂。

蜀ICP备08008407号  版权所有© 鑫巢资本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