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闻中心

做空中国宏桥的人,还活着吗?

一直以来,我都有个偏见:港股是很难有疯牛行情的。指数要疯必然权重要疯,而港股大体量的公司都有期权,中等以上市值的股票可以做空。既然做空也可以赚钱,这就意味着一旦偏离常态,会迅速的有另一股力量涌入做空平衡,指数如是,个股亦如是。
 
个人对做空是没有偏见的,虽然这种盈利模式有天然的缺陷,收益有上限,风险无上限,容错率又低,有时间成本,还要回补,所以做空的人都有大心脏,特别是没有期权搭配的裸空,艺高人胆大..
 
工具是没错的,但是被人玩坏了。做空实际上是一个单纯比钱多的游戏,从逻辑上讲,最优的策略就是找到更多的钱一起空,因为也是一种盈利模式,自然就产生出一个流派:做空机构。自己是金主,找到有致命问题的公司,通过发做空报告,吸引更多的吃瓜群众跟进,形成合力,通过股价下跌盈利。如果问题严重的,可能就直接干退市了...
 
某种层程度上,做空机构是二级市场的清道夫,替无能的监管部门来收拾作恶的大股东或者管理层,但是连带伤害就是把不明真相的中小股东给收割了。因此这种断人财路的生意,加上国内跨省、查水表文化兴盛,在我们这个“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的社会文化中不受待见。

但是美股、港股,外国友人就不管这么多了,在这么多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过程中,竞争之激烈无需多言。但凡能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能做大的企业都是相对激进的企业,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中国特色艺术处理”的问题。So,这里就存在很多外国友人发挥的空间了。
 
▌一、
 
既然做空机构做空是一种盈利模式,是一门生意。为了防止你买的股票将来被做空机构翻牌,自然就需要站在做空机构的角度来思考:当我们想做空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如何保障成功概率?
 
1、可量化的财务矛盾
 
很多时候,从行业逻辑来判断,是可以判断出某些公司是在下行通道,但是却下不了狠手做空,其根本原因是无法量化,在做空这么讲时间成本,讲空间的操作的事情,不可量化就不可操作,连做空目标价都给不出来,更不论出去说服其他投资者跟风了,只是证明经营数据上的漏洞还不够,还要证明财务数据上有致命漏洞,常见的就是现金、负债和税务,这才是决定性的定罪证据。
 
枪打出头鸟,大幅偏离行业均值的经营、财务数据都容易被人盯上,这里就存在一个悖论了,有问题的公司和行业真龙头的经营、财务数据都会偏离行业均值...So,这里只能靠各自修为和常识了~
 
2、谁是真正的盟友?
 
这里就要岔开讲另一问题了,您觉得做空机构真正的盟友是谁?核数师!逻辑是这样的,做空机构一般核心的矛盾是盯着上市公司的财务问题,当做空报告甩出来,在市场上造成影响之后,爱惜羽毛的事务所就一定会查更多的数据,台面下谈不拢,搞不掂,给你来个持保留意见,拖着不签字发不出财报甚至直接来个拒绝签字,还是说直接撂挑子不干辞职,对被做空的上市公司都是致命的打击...因为只要事务所这边有情况,上市公司怎么解释都会有人怀疑。
 
因此需要审计师签字的年报周期就是做空的高发期,这个时候的行动很容易引起审计师的不安...甚至乎即使他想查,上市公司愿意配合,也真没问题,交易所要求的披露周期时间上也不允许...
 
因此100亿市值以上,异于行业均值富有争议的公司年报前都是高危期,因为被做空这个事情本来就很尴尬,就像隔壁老王的老婆说他是ED,但是老王总不能脱下来向世人证明自己续航满分吧...
 
▌二、
 
既然高危人群已经圈出来了,不想被翻牌的群众逢年报期还是好好回顾下持仓,别中标了。回顾最近做空机构的出手,总体而言,出现一个趋势:”疗效”大不如前...
 
2016年11月23日,格劳克斯(Glaucus)做空中滔环保(1363.HK),大股东持股54.27%,当天跌12.62%临停,一周后复牌,低开低走跌21.93%。

 

2016年12月28日,钟馗研究做空中国擎天软件(1297.HK),大股东持股46.24%,当天跌6.45%临停,隔日复牌低开低走跌18.28%。

 

2016年12月16日,浑水(MuddyWaters)做空辉山乳业(6863.HK),大股东持股73.21%,当天跌2.14%临停,一个周末后,高开高走涨1.82%。

 

2017年3月1日,爱默生(EmersonAnalytics)做空中国宏桥(01378.HK),大股东持股81.12%,当天跌8.33%临停,停牌三天后复牌低开高走收跌0.73%。


 
抛开1297是“恩怨局”这个异常样本,从其他样本来看,都是老牌做空劲旅,但是最近的做空成效大不如前的一个核心原因是:做空机构们高估了港股的透明度,低估了中国老板们调动资源的能力。
 
做空这个盈利模式,本质上就是一个比钱多的模式,还有个重要的前置条件是足够的流动性(要有足够的券)。这些做空机构的最近挑的几个标的的大股东持股比例都很高,牌面上就有70%-80%的货在大股东手里,暗仓有多少在亲密小伙伴手里也根本看不出来。这些票的流动性都是呵呵哒,券成本又高,你怎么整...

更为关键的是,在做空机构看得上,又在做空标的里的基本都在深沪港通名单里,这就是个新的变量:被做空的时候,大股东找钱救场容易多了,以前救场还可能出现外汇来不及的问题,现在临停,找钱,复牌直接怼回去,股价稳住后稳核数师,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就是比钱多嘛...欣赏下: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在做空这种赤裸裸资金博弈的局,上规模的上市公司,背后能调动的资源不是财报能衡量的,哪个后面不站着几个小伙伴,用钱怼回去,没毛病,现在还是防守,将来哪天出现防守反击也不是不可能,Bill Ackman空康宝莱被更大的金主卡尔伊坎恩怨局给怼得一点脾气都没有,极端者如德国曾经的第五大富豪阿道夫默克尔空大众被轧空,那场惊天轧空大屠杀,加上大周期的金融危机最后被逼到卧轨自杀让人唏嘘…

 

给做空机构一个诚恳的建议,真要搞,别挑在沪深港通名单里的,别搞已经成名的土豪,这样还能打个资金的时间差,欺负点胆大的小老板...打土豪这个机会窗口已经关闭了...土豪老板造的大公司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像知名太阳能公司一样自己玩脱自爆...既然赚不到钱,人为排雷这种机会越来越少了...
 
▌三、
 
做空生态的变化是可预见的,但是做空机构空不动,不代表被空的公司没问题,做空机构也不是慈善机构。既然是一门生意,就必然是考虑成功率,在精心挑选后再投入资源来筹备做空袭击,老板牛逼搞到钱托市稳股价怼回去和上市公司存不存在问题是两个问题...
 
以最近被空的某上市公司为例,在股价的角度,那个控盘程度一点都不需要担心...

在经营上,地方上的纳税大户,江湖上的地位也是杠杠的,公司的发展路径也是有如大跃进般逆天。做纺织做到行业第一,为了加强竞争力,自备电厂,有就业,有税收,有政绩,地方上也支持,强扛着压力把国家电网给怼回去了(PS:地方电网这事没那么玄乎,好多山大王的好么...)。

咱有多余的廉价的电了,不如搞个大新闻吧。江湖传闻当年还想搞钢铁来着,结果被省长安利放弃了,随后去做铝业,地方上支持,电厂管建,自备电厂高电解铝成本低,铝水直输下游,地管够,下游配套放开搞,政策倾斜形成产业集群,这样一个产业集群,大规模协同生产,把规模经济型发挥到极致,成本项的巨大优势保障销售,自备电力保障满产(国家电网抽风起来会调峰限电),再布局海外低成本铝土矿,这故事简直不要太完美,但高度地方特色的这种模式出不了地方,也不用出地方,这样一个宇宙级的项目就无敌了...最近也想回国内拿个壳继续玩,往下游走。
 
那问题来了,这种逻辑上有自洽性的模式为什么会被做空呢?一个简单粗暴的链条,激进...这是一批企业家的缩影,出身草莽,不无野蛮,兵行蹊跷,勇于博取;他们未如大多同代人般在产业周期起伏、宏观调控、产权之争等历险中被淹没,反而抓住鲜有的机会,在某一领域左冲右突,最终轰然成势。闷着劲就是扩大规模,压缩成本,一路往前冲,这种简单粗暴的套路在时代的机遇下活下来了,但随着产能疯狂扩张的还有巨大的资金缺口,步步上扬的负债率,蒙眼狂奔,抗到终点了就是人上人,没抗住可能就是一沉百踩了...这种激进在学院派里眼里就是巨大的bug...这种个体公司的bug,在这个富一代的家族集团的架构下又被二次放大了...
 
回到这个案例,还是得请隔壁老王出马讲个故事了。老王白手起家,立了业,膝下又有子女满堂,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大女儿早早也成家,日子也过得不错。最近,大儿子刚成家,想折腾点事来立业,但是资金缺口有点大,老王的中央财政拨款肯定少不了,老王也安排大女儿资助点,大女儿家底厚,信用高,也承债帮下兄弟,就在这样家庭的帮助下,大儿子的事业也蒸蒸日上,规模做到行业的第一。

但是资金流就不见得有那么好了,人情债也是债,虽然不会催,但是挂在账上也是个问题,最近还有个新问题,老幺也要成年了,也打算干点大事,接下来对资金的需求也是很旺盛的,扶上马,送一程,家庭的资源肯定要导过去的。就这样,家族的资源加速了每个子女的立业速度,但是每个子女的风险都分摊到家族里面,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
 
但是问题又来了,伴君如伴虎,作为二级市场的投资者,赌中中央财政(明里暗里的关联交易)支持的孩子确实是很爽,但是你是如何确信,这个孩子一直受宠呢?保不准那天他就变成家里的大哥大姐,要拉一把小弟了...
 
对于这种剧本,猜不透,事出反常必有妖,君子不立危墙之下...PS:年报季囖~
 
▌结语:
 
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之所异也。
 
问题来了,非常者,信否?

蜀ICP备08008407号  版权所有© 鑫巢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四川省鑫巢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地 址:四川省成都市航空路1号国航世纪中心B座15层5号 邮 编:610041 电 话:028-86082068 传 真:028-86029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