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闻中心

【教育投资必读】马学雷:全国培训市场整顿影响几何?

专家介绍
马学雷: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
中信教育团队:姜娅/冯重光,中信证券研究部教育产业研究团队,累计著有教育行业研究报告超60万字,在教育投资领域产生广泛影响。团队于2009-2014年蝉联新财富最佳分析师,2015-2017年在Asia Money及Institutional Investor大中华区最佳分析师评选中保持前三名。

中信证券冯重光:
        前几天我们已经在政策出来的第一时间写了报告,首先我们觉得本次政策是从自下而上到自上而下的转变,原来是各个地方在整顿培训机构,特别是上海最为典型,但这次的政策落地后,是从全国开始以本次文件为基础整顿培训机构。我觉得主要是整顿两个方面,一是很多办学机构的资质不合格,包括办学场地、办学面积、办学条件等方面;二是超纲、提前培训的现象,从一些文件的措辞可以看出本次整顿是比较严格的:一方面要求培训机构向社会公示培训内容和培训时间,另一方面这次调集了多方力量,特别是公办学校老师需要调查每个学生所参加的培训项目,这些数据汇总到教育局对整顿就非常有力。所以我们认为这次在短期对整个行业都有比较大的影响,往中长期来看的话整个行业的格局可能会有一个变化,行业集中度可能有集中趋势。
        本次政策出来后大家的关注度也非常高,所以我们今天专门邀请马老师来为大家做一些解读。

提问环节
提问者A                                                                      

1.请问这次行业整顿、督察、检查以什么方式进行?是比较严格吗?有专门督察员巡视?

答:从相关文件来看,尤其是四部门的联合发文,从治理的角度来讲有几个方向:1)政府主管部门主动摸清情况,主动排查摸底,主动要求相关机构整改,主动对整改结果进行专项督促检查;2)建立举报制度,也包括监督政府执政;3)要求培训机构主动把自己的上课时间、地点、招生对象备案;4)所有在校的中小学生要通过学校来报告自己在课外上了什么班、内容是什么。总体来看就是从这几个方面进行综合性、立体性的整治。

2.我自己的孩子也在小学,其实学校里的氛围不是太好,比如学前教育、奥数、课外的超纲培训等还是很普遍的,那现在政策出台后有什么变化?因为学校老师知道学生在外培训,所以通常教的内容很一般、教学质量差,这已经是一种普遍情况,你认为今后短时间内会发生变化吗?

答:你说的点主要是指中小学校内部,这次发文的中心思想从题目就体现出来了,就是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前者是目的,后者是说从课外培训机构开始整治,但其实也包括从中小学内部进行整治,这点文件也已经重申了,比如中小学校不遵守教学计划、超纲、超快、超难、非零起点教学、课上不讲课后讲、诱导逼迫学生参加课外培训,这些都是有量化的、明确的要求,就是希望校内校外联合动手,把造成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影响身心健康的校内根源也刨除掉,当然校内根源和校外这种现象也是整个招生考试制度的衍生品,所以目前在新中高考的改革下、在以北京为首的教育领域综合改革下,都在走向公平和以身心健康为主,从各个角度遏制抢跑。

因为政府是这个市场的管理者,无论是家长还是学生都知道抢跑可以占便宜,但因为优质教育资源有限,无论大家都抢跑还是都不抢跑保持身心健康,优质资源还是只有那些,所以管理者的任务就是让大家都不要抢跑,把抢跑占便宜的机构遏制住,这就是这次政府的管理职责以及从校内到校外努力的方向。就是因为校内、校外情况都不乐观,大家都因焦虑而抢跑,所以政府这次要大力整治这件事,这已经关系到整个青少年的正常成长,关系到能否得到老百姓认可,所以现在要开始大力整治了。

3.我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民促法的,就是现在可以选择营利和非营利,那怎么定义非营利?是纯粹公益性不营利还是营利空间比较小?

答:首先梳理下概念,民办中小学校能选择营利的只能是高中或幼儿园,还有就是大学,九年义务阶段只能选择非营利。怎么界定营利和非营利可以严格按照民促法修法的条文来解释,即举办者取得办学结余的就是营利的,不拿办学结余的就是非营利的。这个解释就说明它和公司不一样,没有股东、股份、股权、股利、分红,如果学校有结余全部投入到学校的再经营,而只要举办者想拿走那就是营利的。

4.把九年义务教育结余的资金向营利性幼儿园、高中、大学转移可以吗?                  

答:这是肯定不可以的,结余不能用于投资等营利性事情。
提问者B                                                                      

1. 我觉得这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像上海原市委书记在去年一月份的时候就下来调研,还带了市长和教委主任,强调小学生不能去学初中的东西,但一年多来这个问题没有得到任何抑制,而且更加夸张了,比如前几天教育部又刚刚发布了十项严禁,严禁掐尾招生、严禁分班等,而上海现在正好在中考自主招生阶段,高中部招生简章里就需要填写获得过什么奖项、在校名次等,我感觉教育部的发文没有任何影响,不管公办民办都是一样的现象,还是要分班为平行班、竞赛班,所以我在想政府教育部门能把这个现象遏制住吗?比如学而思在一段时间产能是很紧张的,近两年产能降下来之后报班才能报上,我的孩子还是去报班,因为考试不是统一的区卷,而是内容总是存在超纲的校卷,而且从九年义务教育开始就有自主招生,所以还是要报班,甚至一门数学就要报基础班还有强化、培优班。像前面提到学生、家长要向学校去报外面上补习班的情况,也可能很难如实反映,所以真能像您说的那样还社会一个清净的状况吗?

答:对这件事可以怀疑,但无论是养育孩子还是做投资,我们都只能判断一个趋势,我认为你的怀疑很有道理,但我个人对趋势的判断:1)对于政府到底有多大的持久性和力度做这件事?我认为政府是很重视的,而且我国是强政府,现在在模式和管理手段上又推陈出新,比如和民政、工商联合,又比如和公安、消防、城管、街道联合,我们能看到和以前相比这些方式都是新的,我在北京就看到街道、城管已经出手了,对小区、写字楼中无证办学的清查已经出现苗头了,我觉得我们这种强政府如果对这件事很重视,就会朝着严格的方向去管理;2)我认为现在信息化手段对提高监管力度的作用已经很明显,如果政府建立在1)中说述的基础上,我认为会继续严格往下推的,而且信息化手段会跟上来;3)确实从社会和家长角度来说,不抢跑好像没法活,但现在老百姓对孩子成长的思考也越来越多,在信息如此透明的时代,举报也对这件事具有很大作用;4)无论政府有多大的力度,家长有多大程度的改良,整个社会良莠不齐,一定会有人抢跑,机构打击严了还有个人,对个人来说正规战打不了还有游击战,这种现象一定还会存在,但如果政府能把学校的违规不良行为打掉,游击方式对整个社会氛围、对家长的焦躁情绪和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可能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威胁。

2.像学而思、新东方这样有牌照的公司肯定是没问题的,但上海大概有1000家无证经营的机构,我也向有关部门投诉过,他们也知道这家机构是没有牌照的,但并不理会或者相互推卸。另一方面,如果教育体制不改变,即使消除了这1000家无证经营的,不是反而促使学而思这些机构更加火热并且涨价吗?

答:我不这么认为,以前政府确实常有推诿现象,但你要知道我们政府的运行机制就是上级高度关注的事情就好贯彻,我们现在就是看上级的重视程度到底有多大,这就是个趋势的判断。

3.我理解你的意思,无证经营的可能会被打掉,但是我担心由于教育资源的匮乏,比如上海小升初、初升高一年比一年难,这种情况下打掉黑机构,可能反而会促使有证机构的学费上涨。

答:首先,现在政府整个教育改革的方向就是向教育公平、教育均衡推进,至少九年义务教育将来会做到相当程度的均衡与公平,比如芬兰的教育就是我们正在学习的。其次,有证教育会不会更火爆?我认为可能不见得,把黑机构打掉以后需求去哪里释放,比如学而思等有证机构如果做抢跑、超纲等政府也都在盯着,现在政府是一个严格的趋势,即使有证他也不敢做这些事情。政府其实就是希望有证的不敢做、无证的打掉,争取消灭掉这种抢跑、应试的需求,当然这种消除是很艰巨的任务。

中信证券冯重光:这里我打断和补充一下,1)本周一教育部已经召集行业中比较大的机构开会强调这次政策的落实;2)从上海来看,在这种政策下上海的奥赛已经全部停办;3)未来的导向就是教育均衡化,而北京上海已经有一些促进学校教育均衡化的政策落地,这和培训机构整顿的政策也可以结合起来看。
提问者C                                                                      

1.请问如果这个政策真的能严格实行,那课外培训机构最终的局面会变成什么样?对于不是超纲教育、竞赛教育的机构是否还有需求?在公平教育的情况下这个市场会有多大?

答:我个人认为这个政策的出台对培训机构强化应试的业务是个打击,所以各个机构还是应该有自己的方案,搞竞赛就是打击的范围,政府希望这些机构向素质教育发展,从中、高考改革角度来看也在向素质教育转变,政府希望能多开展素质教育课程,最起码可以做同步辅导,但不要抢跑、超纲,不要举办奥赛作为掐尖依据,所以培训机构是应该思考和明确未来发展方向。

2.我认为现在学生之所以抢跑,是因为学校招生的入学考试是在用更高的知识筛选学生,就这方面教育局有没有针对性的措施呢?如果根本上不改变,光遏制培训机构是没有用的。

答:你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不能光改烧香的,还要把庙拆了,其实政府现在正一步一步收紧方向,比如公办中小学来越严格,大家都就近入学、不能掐尖,不允许和培训班结合用奥数和竞赛来选拔学生。而民办学校以前有很多优惠政策,比如可以跨区招生、提前招生、选择招生方式等,但现在看来在中小学减负的方向下这些行为都会收敛,比如民办学校现在已经不能提前招生,而只能同步招生,比如如果属于供不应求的民办招生学校,政府目前的措辞是建议用电脑配对方式录取学生,我认为对民办学校也有一个收紧的方向。

3.但是我觉得根本瓶颈还是中国的优质教育资源不够,所以总要有方法来筛选学生,不然会变成更加不公平的寻租,变成谁有钱买学区房谁就能上好学校,所以不用考试来考量是否也涉及公平性问题?

答:我认为:1)无论社会和教育发展到什么程度,优质教育资源、特色教育资源总是有高有低,即使把初中教育拉平、高中也有高低,即使把高中拉平、大学也有高有低,而大家都抢跑、或者都不抢跑资源都是那么多,所以要树立正确的学校和家庭教育观念、成长观念,一定要有科学的发展方向,2)在资源不均衡情况下,至少在青少年成长阶段或明确说是九年义务教育阶段中,不应被应试和刷题摧毁身心健康,这是我们政府的责任,如果不能很好地处理,那在国内外、在历史上都要背负风险,所以政府必须要做出相应的动作,而我们也要配合这个阶段,要避免违反客观发展的规律。

4.从这次教育局联合四部委发文来看,是哪位领导在负责这个事情?这几个部委实际上有大多的权力和影响力?是不是能像供给侧改革那样非常受重视、非常有效?

答:2017年5月,大概是一个教育领域深化综合改革的中央会议,总书记在会议上专门讲话中提到要发展素质教育、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还有教育均衡、教育公平等,随后一年中在上海、成都就有一系列整顿和动作。
提问者D                                                                      

1.首先我说下我的观点,我们都觉得这次确实可能像您说的那样,是下大力气的。那如果这次真的治理有效,我们都知道现在行业主要是学校有需求,好学校要掐尖,找好苗子保持学校口碑,家长有需求想抢跑,培训机构更有需求想挣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从政策层面想打破这件事,家长可能受损最小,但是学校选好苗子的概率就很低了,培训机构也将面临生存问题。我想请问一旦这次真的执行的很严格,比如把杯赛换成了内部测评,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如果政府真的坚持下去把这些都取缔了,那这些培训机构就要寻找新的路径,您认为这样的情况下哪些相关行业、方向或者投资领域会受益?

答:比如现在很多机构都有很成熟的素质教育,现在四部联合发文点名的学科就是“数学语文等”,所以艺术、体育、甚至是英语都有可作为的空间,当然更不用说机器人、编程等大家已经看出路径并有成型模式的内容,又比如政府现在正在主推的研学旅行也是个很大的市场,还有将来中高考改革之后评价学生的一种方式就是综合素质评价,其所涉及学生的综合素质各个方面可能都有很多空间去做。我不太同意你说把机构打了以后机构怎么生存。我认为只要社会、经济在发展,只要我们的民族、家长重视教育,那即使不体现在应试上也会体现在素质教育上,就是看谁能够先确立正确的道路方向和模式。

2. 我明白了,按您说的可能会产生多元化,那么会催生出一批现在不是特别大,但受到政策扶持后很快成长起来的新培训机构吗?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答:我同意一半,目前这个领域中可以简单分为大、中、小机构,对于开发新产品、新项目,利用新技术、组织新人员,大机构相对更有优势和可能性,但是大机构也可能有惯性问题,我认为那些跨领域、跨界过来的人可能有自己的资金、技术、模式和人才,这个未来是很值得期待的。

3. 最后一个问题,按照您的说法,现在北京上海等更重视素质教育的一线城市,能够找到很多资本和机构都在参与机器人、艺术、体育、甚至研学等,但是二三线城市目前是以应试教育为主,满大街都是K12的英语、数学、奥赛,很少有机会见到其他小领域的内容,您觉得对于二三线城市的培训机构来说能够发展很快吗?

答:我不知道你的二三线城市是怎么划分的,比如是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二线城市是西安、成都等区域城市,三线城市是中心城市、区域城市之外较大的省会、计划单列市等,四线城市可能就是比较发达的地级市,如果同意在这种划分,我认为一二线城市观念转变都问题不大,对于普通城市可能是会有问题,因为整个市场的活跃度、社会的思想解放程度、对教育的前瞻程度以及被资源限制的眼光和习惯,不要说发展素质教育和多元化,可能落实四部委文件都会比一二线城市慢得多。我觉得未来主要寄希望于两点:一是政府贯彻的力度有多大,贯彻力度大那么三四线城市也会一直向下渗透;二是非应试类教育的资金、技术、模式、人才能够爆发到什么程度,如果中央厨房模式、信息管理模式等先进模式能够方便于多点复制和异地扩张,那这件事就会进展很快。我看到有些机构就在同步辅导领域依靠信息和模式已经能够很好地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做到多点复制和异地扩张,所以我认为可以期待这种社会进步。
提问者E                                                                      

1.这次细则有说课程要备案,这件事主要由谁来推进?是否已经开始着手去做?        

答:这件事是由教委来做,因为培训机构要把自己的培训课程、时间、招生对象报给教委,所以我判断是由教委来负责。

2.如果线下课程要备案,那一些超纲内容可能转到线上去做,线上内容会有人监督么?还是说政府暂时不会特别关注这个?

答:从目前的四部委文件以及其他文件来看,还没有规定到网络教育这一块,其实涉及到K12的网络教育大体上可以分为两大块,一是自己的网络教学,目前还没有规定到这里;二是网络平台,机构和老师在这个平台上进行前期联络、提供网上场地等,到目前也没有文件来具体规定。我对未来趋势的判断是,如果在网络上越来越发达,对青少年健康、学校教学秩序产生足够影响,那么未来政府的管理会延伸到网上,而且网上管理的手段也是很成熟的,只要政府有足够的决心和力度,网络监管也没有任何问题。

3.前两天新华社发了一篇文章是关于培训对家庭造成的负担过重,这是不是表明政府要控制行业培训价格?

答:我不认为是要控制培训机构的价格,新华社就这个事情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但政府联合四部委做这件事的中心就是如何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只不过新华社的报道中提到这种抢跑和应试的一系列危害,包括造成学生课外负担,影响身心健康和正常教学秩序,以及增加家长焦虑情绪和家庭经济负担,而对于价格收取高低并非最重要的。

4.备案主要是备案课程内容还是包括家长在这方面投入的金额?比如课程价格是否要备案?

答:我记得文件说的备案没有提到价格,最重要的就是招生对象和授课内容,当然还包括上课时间和开展培训的班次。

蜀ICP备08008407号  版权所有© 鑫巢资本管理有限公司